華仲講壇
首頁 | 華仲講壇

一字之差招緻上百萬索賠

                 因一字之差,“大悅城”與“大閱城”打起了官司。


  因認為在銀川開發的“大閱城”樓盤項目攀附自己的商标商譽,擁有“大悅城”商标權的中糧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糧集團)、大悅城商業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一紙訴狀将該項目開發商銀川建發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銀川建發集團)、銀川建發商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建發商業公司)及第三人北京搜房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搜房網)起訴至法院,并索賠150萬元。8月13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


  一字之差引發訴訟


  中糧集團起訴稱,其依法享有“大悅城”注冊商标專用權,2016年,“大悅城”被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認定為馳名商标。“大悅城”系中糧集團首創的臆造詞彙,具有較高獨創性,該注冊商标經中糧集團長期持續使用和大量宣傳推廣,已取得較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中糧集團發現,銀川建發集團未經其許可,擅自在其開發建設的房地産項目現場、營銷中心及商品房銷售等房地産相關商業活動中頻繁使用與“大悅城”商标高度近似的“大閱城”“建發大閱城”标識。建發商業公司作為銀川建發集團的全資子公司,未經許可,在互聯網平台上使用“大閱城”“建發大閱城”标識進行了宣傳推廣。


  中糧集團認為,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的上述行為極易使公衆誤認為“大悅城”與“大閱城”二者之間存在關聯,兩被告存在明顯攀附商标商譽的主觀侵權惡意。搜房網因疏于履行審查義務,緻使平台用戶實施了未經許可擅自使用與中糧集團注冊商标高度近似商标的侵權行為,應依法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據此,中糧集團請求法院判令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大悅城”注冊商标專用權的行為;搜房網立即删除網站上的全部涉案侵權信息;判令三被告在搜房網、新浪樂居網首頁的顯著部位發表為期3個月的聲明,消除侵權影響;判令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150萬元。


  焦點問題進行辯論


  庭審現場,原被告雙方圍繞“大閱城”與“大悅城”商标是否相似、“大閱城”是否搭便車等多個焦點問題進行了激烈辯論。


  在“大閱城”與“大悅城”商标是否相似方面,中糧集團表示,“大閱城”與“大悅城”具有諸多相同點:字數相同、讀音相同、構成形式相同等。不看文字,單聽讀音,公衆很難識别兩者的區别。根據商标審查及審查标準等相關規定,中文商标由3個或者3個以上漢字構成,僅個别漢字不同、整體無含義或者含義無明顯區别,易使相關公衆對商品或服務來源産生混淆的,應判定為近似商标。


  對此,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共同辯稱,“大閱城”與原告商标在整體及文字含義、字形等方面區别較大,“建發大閱城”區别更為明顯,即便将其作為商标與原告商标比對,也不構成商标法意義上的近似。在商标侵權案件中,判斷兩件商标是否構成近似商标,不能僅機械地判斷兩件商标标識本身是否近似,還應當重點判斷兩件商标共存是否引起相關公衆主觀上的混淆或誤認。而混淆誤認的判斷則應當綜合考慮商标顯著性、商标的實際使用情況、商品或服務的類别特性等衆多因素。從該案來看,“大閱城”“建發大閱城”與原告“大悅城”商标區别相當明顯,不構成近似;原告“大悅城”之顯著部分“大悅”作為固有詞,被公衆或企業作為商标在各個類别大量申請注冊和使用,其本身顯著性并非極高。相反,被告“大閱城”之“大閱”非固有詞,未被公衆或企業大量使用,顯著性更強等。


  在“大閱城”是否構成搭便車問題上,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共同辯稱,“建發大閱城”系甯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政府為創建“銀川閱海灣中央商務區”打造的重要地标性項目。2013年,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通過媒體向市民征集項目名稱,最終定名為“大閱城”,系依據特定地理位置、地理名稱并經行政審批核定的地名,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使用相關标識具有合理正當性。相反,原告從未在銀川使用過“大悅城”或近似名稱開展相關服務,“大悅城”不為公衆所知曉。“建發”在當地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美譽,成為公衆選擇商品房時重點考慮的因素,相關公衆對“大閱城”“建發大閱城”樓盤系被告開發的認知清楚,被告沒有必要搭原告便車,也不存在搭原告便車的事實基礎。


  對于該問題,中糧集團表示,無論“銀川閱海灣中央商務區”與涉案樓盤在甯夏的經濟發展中起何作用,承擔何種經濟角色均與本案無關,無論被告賦予“大閱城”何種含義,都不能成為其正當使用的依據,即便“大閱城”位于“銀川閱海國家濕地公園”的“銀川閱海灣中央商務區”,大閱城附近有“閱海萬家”“閱福路”等地名亦是事實,被告使用“閱”字或“閱海”作為涉案樓盤項目名稱,原告并無異議,但被告使用“大閱城”作為樓盤項目名稱與原告的“大悅城”已經構成了近似,被告使用“大閱城”即不再具有合法來源,其主觀上搭便車、傍名牌的侵權惡意明顯。


  搜房網則辯稱,其僅是網絡服務提供商,與銀川建發集團與建發商業公司無關聯,也沒有互利,沒有侵權的主觀故意。


  因該案涉及證據衆多,該案未當庭宣判,法院組織庭後調解。本報将持續關注該案進展。